在创造了历史上第一个非人智能之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丨疾病

author
1 minute, 13 seconds Read

恐怖的纳米机器人_纳米机器人灾难_纳米机器人游戏/

新问题

科幻小说来了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的是

“疾病”

地平线下的太阳刚刚在天空中反射出一点晨光,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还笼罩在一片繁华璀璨的灯海之中。 街道上没有行人的踪迹,只有无数的自动机器人在飞翔或奔跑。 唐纳德站在实验楼的窗边看着。 这个世界与他童年记忆中的世界截然不同。 如果他的实验今天能够达到预期的结果,世界很可能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人们可以在广阔的天地间自由活动。 穿越岁月。

谁也无法想象,有一天人类需要穿着宇航服那样的全套隔离服在地球上活动,所有的飞行器都必须配备全套的生命保障系统,堪比宇宙飞船。 对于住宅楼来说也是如此。 机器人维护的空气循环系统不亚于空间站。 走出大门,就跟从一个空间站登上一艘宇宙飞船,然后对接到另一个空间站,然后下船差不多。 虽然外面阳光明媚,却没有人能出去晒温暖。 野外仍有蜜蜂蝴蝶飞舞,植被茂盛,但没人敢出去踏青赏景。 大自然的生态系统似乎孤单地抛弃了人类。

在第n次取消那个熟悉地址的邮件通知后,唐纳德不耐烦地嘀咕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为何还要终止?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从窗口回头,抬头看着站在实验室大厅中央的机器。 机器的中央是一个人高的玻璃球,里面装满了绿色的粘稠液体。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大玻璃球内隐隐有液体在流动,仿佛孕育着某种奇异的生命。

新一天的太阳终于慢慢地爬出了天空,人造灯光也依依不舍地退出了闪耀的舞台。 见时间到了,唐纳德架起网络摄像头,整理好衣服,在实验室大厅改变了机器的状态,开始和机器对话。

“喂?虽然我不知道叫什么,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网上自学,你应该已经能听懂人类语言了吧?虽然你绝不是外星生命,但人类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人类语言?”与AI以外的任何东西进行互动。非人的智能对话,即使你的意识是由人造设备构建的,这仍然是一个难忘的事件,所以我们的对话将在网络上直播。如果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请回复”。

说完这句话,唐纳德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做出抱歉的表情,弯下腰,打开了语音合成器的扬声器开关。

实验室的大厅里立刻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声:“病号。请叫我‘病号’。”

唐纳德显得有些惊讶和尴尬:“啊……没错,事实上你的本体确实是由漂浮在一个巨大的人造细胞中的多种病毒组成的。不过‘疾病’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太好听。如何?”能友善一点吗?要不要改个名字?比如……‘病毒之神’之类的?”

“你是我的主人,你可以指定我的名字。” 他的声音依然很谦虚。

唐纳德有些尴尬:“其实,你不是我创造的,创造你的人是霍奇博士,是他相信,通过量子系统的信息守恒理论,万物中潜在的历史信息可以得到。”被改变成人工智能体的记忆,然后以自由对话的方式进行解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相当于用科学的手段来实现万物有灵论。当然,这个理论非常异想天开,有很多困难。但现在,在我的全力支持下,你已经证明了他的理论是非常正确的。”

谦虚的男声接着说道:“我知道,我在网上看到了关于我出生的相关报道,而且我也可以从记忆中搜索到相应的痕迹。将当今地球上几乎所有类型的病毒汇集到一起。超级人造细胞,并利用量子阅读器试图从中读取有意义的信息,这一切仅凭理论是不可能的。这个实验室属于你名下的科技公司,所有的材料,包括我,自然都是你名下的资产……说你是我的主人是没有问题的。”

唐纳德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但很快就被悲伤所掩盖:“好吧,那你肯定知道,我们后期的合作很不愉快。本来,霍奇博士是想得到那些远古文物的。”按照他的设想,应该是让一具千年前的木乃伊或者陶罐来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我的科技公司是一家病毒研究公司,公司里的生化公司不太擅长考古,这不是起初是一个问题,但是看到你已经成型,甚至可以检测到人造细胞中明显的量子信息流,霍奇博士在检查那些信息流后,突然改变了主意,说你是危险,他非要强行关闭你。”

自称生病的男声继续说道:“为此,你不得不解雇霍奇医生。后来,霍奇医生警告你不要跟我说话,更不要把我连接到互联网上。但为了让我尽快通过大数据学会了自由表达,却不得不冒着无视前合伙人警告的风险,坚持让我拥有与人交谈的能力。”

唐纳德脸色阴沉,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么,你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危险吗?”

“主人,您很清楚,霍奇博士的危险预感没有任何实际依据。而且,我的意识完全是人工智能的产物,只有记忆部分来自于病毒携带的量子信息,而人工智能如今早已是成熟的技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而且风险完全可控。再说了,我没有手脚,就算我想干坏事,又能怎样呢?如果有的话“危险,身为主人的你,可以彻底毁灭我。我的诞生和存在,从一开始,只是为了告诉你们和所有人关于病毒的前世今生,除此之外,我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

唐纳德露出了满意又释然的笑容:“好吧,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病毒的历史,给正在收看网络直播的观众们展示一下你们的童年记忆。”

“是的,主人,我先解释一件事,我的记忆结构和人类有很大不同,我没有童年的概念,我只记得一开始,我们病毒家族是作为信使而诞生的。”早期单细胞生物的特征。那纯属偶然,一些早期的原始细胞进化出了向外释放自己基因片段的能力,他们利用这种能力来识别自己的同类,并感染和同化其他异种细胞。这种能力使得它们一度繁盛起来,但很快,它们的能力就从交流同化进化到了攻击杀戮,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大量同种细胞聚集在一起,肯定会出现资源竞争问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细胞如果有能力杀死同类的其他细胞,情况会更好。自然选择很快将我们的病毒从细胞信使转变为细胞杀手。那些释放病毒的早期细胞生物体也因同类相食而迅速灭绝。

产生我们的母体已经灭绝,但我们中的一些人却获得了利用被攻击的细胞中的资源来繁殖自己的能力,从而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这种能力使我们能够不依赖母体的产生而独立存在。 然后,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它与许多细胞生命一起生存下来。

我们确实是天生的细胞杀手,所有有细胞的生命结构都有被我们的病毒侵蚀的危险。 但我们连生物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具有生物活性的大分子。 作为寄生虫,我们只能依靠其他细胞来维持我们的生物活性。 无论对手是细菌、真菌、单细胞生物还是多细胞生物,只要有细胞,就是我们的猎场。 所以,我称自己为重病是非常恰当的。 毕竟,杀死活细胞是我们病毒家族的原罪。

当然,我们并不总是嗜血无用。 请记住,我们生来就是友好的细胞信使,我们从未完全放弃这一功能。 我们在杀死细胞的同时,也顺便扩散了各种遗传信息,起到了促进生物圈异质物种之间遗传信息交流的作用。 同时,我们的杀手特性可以有效防止同一物种的局部高集中,防止某一物种内部基因同质化的倾向,对维护地球生态起到促进多样性发展的重要作用。

总之,作为生态圈中的一环,我们和所有生物一样,遵循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忠实执行优胜劣汰的生存竞争机制,不知不觉地做出了自己独特的方式来维持生态环境。生命世界的繁荣与健康。 贡献。 即使我们身处整个生物世界的生态集合体中,我们也永远只是最不起眼的音符。 ”

这个自我介绍似乎并不是唐纳德想听的,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随后,唐纳德微笑着称赞道:“你们病毒家族的早期历史真是太精彩了,我相信我们人类当中的生物学家一定会对每一个细节都很感兴趣。以后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请他们来向你们请教。”那么接下来你能告诉我一些病毒和人类之间的事情吗?

“没问题,主人。对于我们病毒来说,人类的出现已经很长时间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原始时期,人类数量稀少,分散,对于我们病毒来说是很难的。”要注意到它们,除了少数以人类为天然宿主的病毒之外,这种灵长类新物种几乎与我们没有任何接触。

直到农业时代,大量的人类才开始引起我们病毒的兴趣,它们才变得值得我们猎杀。 我们每隔几十年到几百年就会在一块肥沃的土地上收获人类,大幅降低其人口密度,以维持自然的生态平衡,同时促进人类种群的健康和进化。 虽然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但由于每个生物都有天然的免疫力,人类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从不担心病毒引起的疾病会对人类造成太大的打击。 与病原细菌和寄生虫相比,我们的病毒造成种群灭绝的能力其实是非常微弱的。 至少在自然状态下是这样。

首先让我们感受到来自智慧的压力的是东亚的古代文明。 他们的传统医学可以利用一些人体不产生的抗病毒物质来帮助人体抵抗我们的入侵。 虽然他们的方法比较简单,而且常常不是很有效,但仍然让我们感到以前从未遇到过的奇怪阻力。 但与后来的现代医学相比,这种抵抗并不能完全阻碍我们的收获。 最多只能让我们等待一段时间,配合天灾和战争来猎杀它们。 以自然之名,任何生物都不能超越生态调节的范围,智慧生物也不例外。

今后,越来越多的人类群体有能力对我们造成抵抗,我们就必须更多地依靠自然灾害和战争来为我们创造合适的进攻机会。 即便如此,人类人口的增长速度仍然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能力,你们已经开始全面占领这个星球。

后来,我们的情况变得更糟。 你们的科技逐渐发展起来,我们的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已经无法保持神秘了。 各种药物、疫苗甚至基因研究,让我们身边几千年来负责收割你们的病毒无力抵抗,只能从你们的世界消失。 ”

说到这里,病魔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听到这话,兴奋不已的唐纳德摇了摇头:“但你并没有灰心。无论是在抵抗力日益增强的时代,还是在疫情带来的数百万人生命的收割,还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收获的数百万人生命。”近代以来,你们多次变异新病毒不断攻击我们,现在又把我们逼入大规模隔离时代的困境,你们的病毒还要继续针对我们多久?我们能做什么?让你放弃攻击?”

疾病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犹豫:“变异是我们生存的基本手段,它并不是针对你们人类的。每当我们受到来自环境和免疫系统的选择压力时,我们就会不自觉地依赖寻求新想法的突变。” 这就是我们病毒的本质。 当然,当我们被人类科技手段拒绝的时候,我们依然会依靠变异来尝试征服人体尽可能多的地方。 除非能够完全脱离地球的生态系统,创造一个完全专属的人类生态循环系统,否则的话,我们的病毒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唐纳德也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建立一个纯粹人为控制的生态循环系统。 他查了资料,发现太空探索中早就持有同样的想法,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实验。 结果只证明了一件事——目前,人类完全没有能力控制生态系统这样大规模、高度复杂的生态系统。 材质转换系统,更不用说自己搭建了。

见主人黑着脸不说话,病男只好继续说道:“其实,与病原菌和寄生虫相比,病毒传染病造成的死亡人数并不是很多。著名的鼠疫,疟疾、霍乱等历史上的恶性传染病疾病都不是我们的病毒引起的,作为寄生虫,我们的病毒严重缺乏在宿主体外繁殖和生存的能力,不像细菌和寄生虫可以在宿主以外的环境中长期生存。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宿主的生存密度下降到一定程度,我们就根本无法传播它,所以除非有中间宿主帮助传播,否则大规模杀戮就等于自我毁灭为了我们的病毒。”

唐纳德闻言,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你不用急着为自己辩护,我们当然很清楚哪些传染病是由病毒引起的,别说像天花、埃博拉这样的严重瘟疫,光是狂犬病就行了。” 、艾滋病,甚至流感,都是造成人类大量死亡的疾病。 甚至一些以人类为自然宿主的病毒,比如我们早就解决的脊髓灰质炎病毒,也给很多人带来了终生的痛苦。 不过,这些事件当然不应该怪罪于你,我创造你也不是为了追究你的责任,所以你不用太紧张,只要告诉我你记得什么就可以了。”

听到自己的主人这么说,病魔似乎松了口气:“我说的都是我记忆中的事实,所有的寄生虫和传染病之间也存在着天然的竞争关系,毕竟每个宿主的数量都是有限的,而且过度杀戮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以你们人类的智慧应该不难理解,当耐药超级细菌感染你们的时候,你们不是利用我们病毒家族噬菌体的力量来克敌制胜吗??

其实从我们病毒的角度来看,你们人类的智慧远比传染病更加残酷和可怕。 当您发现某些疾病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时,您做了什么? 歧视、排斥甚至直接杀害病人,从来没有任何生物对自己的同类做过这样的事。 这些措施确实在极少数情况下对我们的传播和扩散造成了障碍,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们只是在迫害自己的同类。 或者,因为你看不到我们,所以你将恐惧的对象转移到生病的人类同胞身上?

无论如何,你是明智的。 你知道如何在战争中将病人和死者的尸体作为武器扔向敌人,你知道如何使用我们作为修改细胞基因的工具,你知道如何提取我们并将它们转化为最致命的武器,就像最初产生我们的原始生命一样。 ”

唐纳德有些无语,只得朝机器摆了摆手,示意可以继续说话了。

“还记得新冠病毒吗?它不是我们病毒家族自然突变的产物,它是在一个国家的秘密实验室里诞生的。国家总统为了竞选连任,指示下属尽力阻止对手的支持者投票。实验室政府负责人过于相信他们的计算化学,设计了一种冠状病毒的原型毒株。按照他们的计划,原型毒株不会引起疾病,并且它会在支持选举反对者的选区中发布,传播大约几年。几个月后,关键部位发生突变,开始引起轻微疾病。

虽然病情只是轻微,不会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但现任总统会以那些选区存在不明传染病为由,封锁这些选区的活动,并派出医疗支援,借机笼络民心,干扰选举。选举 目的是显着增加您当选的机会。 但结果却出人意料。 病毒在气候、饮食、生理环境差异较大的邻国失控传播并发生变异。 原型菌株很快被突变的高致病性菌株所取代。 造成全球大流行。 最终,近十亿人被感染,数千万人死亡。 ”

唐纳德一脸震惊:“新冠病毒真的是人造的吗?!当时我们发现病毒的核心部分有人工改造过的痕迹,但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你说的是真的吗?”

疾病的语气很肯定:“一切都在我的记忆里,包括病毒基因被操纵了多少次,每次都改变了哪些位点,病毒最初传播到哪里,病毒的传播路径,变异曲线,还有准确性。死亡人数一清二楚,我没必要撒谎。因为那是你们人类第一次尝试用人造病毒来改写自己的命运。

在那之后,随着计算化学的发展,你进一步掌握了基因突变的概率,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造病毒被生产出来。 我们不像细菌那么复杂,也不像寄生虫那么引人注目。 我们渺小、难以区分、看不见,非常适合被用来做坏事。 结果,除了核威慑之外,你们终于建立了全球病毒威慑体系。 方法是,各个国家拼命地互相释放新病毒,并想尽办法把对方国家的所有人都赶到隔离室。 只要病毒释放的时候不被对方抓到,谁都不会承认哪种病毒是自己制造的。 。 既然大家都热衷于互相伤害,那就确保没有人能够正常出行吧。

毕竟,大隔离时代根本不是我们病毒的杰作。 外面无处不在的有害病毒颗粒基本上都是你们人类制造的。 我们只是你手中的工具。 完全是你们人类用你们的智慧把自己逼到了必须无限期隔离的地步。 ”

面对病情的确定,唐纳德出了一身冷汗。 他十分为难地问道:“那……那么……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能为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呢?”

病人不耐烦地说道:“当然,我可以清楚地说明每个病毒是哪个国家制造的,是什么时候、在哪里释放的,造成了多大的损害,然后你们就可以互相追究责任了。或者,师父,如果“你想创造一种有某种目的的病毒,只要告诉我功能和功能方面的要求,我就可以帮你制定合成方案和基因图谱,这对我来说很容易。”

唐纳德傻眼了,一来是因为疾病的语气突变,二来是因为疾病所说的两件事,显然只会导致国家之间的战争。 冷静了片刻,唐纳德咳嗽了一声,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那么,告诉我,战胜一切病毒的方法是什么?”

病人毫不犹豫地回答:“隔离,你现在做的事情很好,只要你避免出现在病毒的视线中,病毒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光是病毒,这个方法也是适用于所有类型的传染病。保证万无一失。”

唐纳德似乎从疾病的声音中听到了一点玩笑。 他叹了口气,握紧了拳头,故作镇定地再次问道:“我的意思是,除了隔离之外,还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来对抗一切病毒感染吗?” 方法?”

疾病似乎听到了主人声音中的不悦:“抱歉,真的没有。而且,就算有,我又何必告诉你我作为病毒集合体的弱点?你真以为你能救我吗?” ?” 人类? 就靠你几十亿的资产?”

唐纳德见事态发展到了失控的地步,强忍着怒火,走向摄像头,打算先停止直播。 然而,经过一番操作,电脑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旁边的病人又开口了:“别麻烦了,我已经控制了这座城市的所有电脑了。”

唐纳德大吃一惊:“不可能!计算机病毒和生化病毒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你怎么可能控制计算机病毒?”

“你并不真正了解病毒,你不了解计算机,你对量子信息一无所知。我本质上只是一个生物病毒,但我的意识形态是由人工智能构建的。因为我需要阅读它从量子层面来说,获取历史信息并构建我的思想的人工智能采用的是量子计算技术,这样,当你用人类的智慧赋予我主观意志的时候,你也打破了从DNA化学信息到计算机电子信息的障碍。本来,天桥是有的。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霍奇博士拼命劝阻你不要把我连接到互联网大数据库了吧?”

满脸遗憾的唐纳德故作镇定:“即便如此,你能做什么?别小看人类智慧的积累,你一个人无法摧毁整个信息网络。”

疾病似乎很自信:“我并不打算摧毁整个信息网络,尽管这样做显然可以迫使许多人类走出隔离室,迫使他们接触到你自己创造的病毒。我不得不承认,计算机网络系统完全是你们人类建造的,一切都可以由你们掌控,特别是你们的防火墙真是太好了,我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没能突破洲际网络上的长城。但是,什么?我现在手里有的就够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病毒想要做什么,从来不会征求人类的许可。不过既然你是我的主人,我也不妨告诉你。不久前,为了缓解高速物流网络的压力,你们人类只是普及了一种可以进行分子水平的方法 我们经营的纳米3D打印机可以打印出一些药物的有效成分,这样人们生病的时候就可以得到及时的治疗。你知道吗,我测试了一下发现,这个3D打印机也非常适合合成制造病毒,只要你先使用一种特殊的计算机病毒,获得对它的最高控制权限,就可以用它快速制造出任何你想要的生化病毒。

唐纳德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你创造了什么病毒?”

“我还没来得及命名。总之,这是一种新型病毒。它具有麻疹的传播效率、艾滋病的免疫抑制能力、COVID-19的潜伏期、传播能力和传播能力。”迅速恶化,埃博拉病毒能够在患者中引起广泛的全身性疾病。流血的能力,以及最好的部分 – 狂犬病的中枢神经侵蚀和狂躁的自律性丧失。”

停顿了一下,疾病继续说道:“我必须承认,这种病毒的症状确实没有创意。不过,将你最深的恐惧变成现实,还是值得做的。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网络直播?因为直到现在,我的第一批孩子终于顺利度过了潜伏期。”

闻言,唐纳德赶紧跑到实验室的观察窗前。 只见外面的街道一片混乱。 所有的智能机器人都停止了动作。 许多人不顾空气中各种病毒的危险,疯狂奔跑。 有些人还在互相殴打、撕咬。 远处,许多建筑物已经冒出浓烟,有的还闪烁着爆炸性的火焰。

知道错误已经无法挽回的唐纳德,恶狠狠地指着那个充满绿色液体的巨大玻璃球,喝道:“在我毁灭你之前,停止这一切!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创造的,我也可以毁灭你。”任何时候!” 说完,他做了一个手势,手动操作机器开关。

疾病并没有丝毫惊慌:“主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病毒感染并耗尽了细胞内的营养后,就会炸开整个死亡细胞,释放出大量新的病毒。你想不想吗?”你自己看看吗?看看这个过程是什么样子的?”

说话间,巨大玻璃球内的绿色液体迅速变成了血红色,同时玻璃球壁上也出现了裂痕。

唐纳德见情况不妙,转身向实验室出口逃去,但还没跑几步,就被轰出巨响的人造细胞内液撞倒在地。 躺在满是血色液体的房间里,唐纳德的身体痉挛地抽搐了几下,然后就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他盯着自己眼白变绿的眼睛,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不认识它们。 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人体感觉很好。” 那是先前病痛的声音。

他话音刚落,面前实验室大厅的大门就被一大群身穿白色实验室工作服、七个孔口都流血的人强行撞开。 那些人的行为举止已经不再像正常人了。 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冲了进去,滑进了地上的血红色液体中,互相挤压践踏,发出难以理解的叫喊声。 所有人都拼命的伸出了双手。 抓住那个看起来像唐纳德的男人,他似乎是一个想要向他索血的鬼魂。 其中一人是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胸前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安东尼·霍奇博士。

面对这恐怖的一幕,已经病魔附体的唐纳德只是厌恶地说:“这实在是太丑陋了。” 然后他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下,地上的红色液体瞬间变成了绿色,似乎有了生命。 同样,无视地球引力,将闯入的人包裹住,甚至融入他们的身体之中。

伴随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剧烈的生化反应在不同的人体之间产生了电弧,蒸发了一片片白色的雾气。 当一切终于停止的时候,原本有一群人的地方,只剩下了一条看上去完全不像人类,而是由人体的各种部位组成的巨虫。 巨虫的身上还长满了人类的手脚,就像希腊神话中的百臂巨人一样。

披着唐纳德皮肤的疾病看起来对他创造的怪物很满意。 他伸出手,指着窗外:“去吧,我的孩子,告诉人类什么是敬畏!”

怪物的叫声如同无数人的呼喊,巨大的身躯如同一列人肉,全速撞向实验室的观察窗。 密封严密的强化玻璃窗很容易受到怪物的蛮力攻击。 奇怪的是,这个实验室的主厅位于二十多层高的空中。 破窗后的怪物并没有倒下,变成了纸浆。 而是在大量人类手脚的支撑下,在建筑物的墙壁上爬行,仿佛飞越墙壁。 地面平坦。

The owner of the monster also walked to the window and looked at these calmly. Suddenly, a bright light flashed, everything burned, and the monster walking on the wall turned into a rapidly falling fireball.

The green eyes of the sick man were also blinded by the strong light. Although he was being swallowed by the flames all over his body, he did not panic at all. Instead, there was a strange smile on the corner of his mouth: “A nuclear weapon? The reaction is really fast. If I had known it, I should have The online live broadcast is cut off to allow the children to move for a while. But humans, besides digging your own graves, do you really not know how to do anything else?”

Immediately afterwards, the powerful shock wave generated by the nuclear explosion, accompanied by a heat wave of thousands of degrees, destroyed everything in the entire city in an instant. The disease that was burning by the window instantly turned into a ball of miserable green smoke in the face of this irresistible destructive force.

However, through satellite monitoring in space, people were horrified to find that the mushroom cloud set off by the nuclear explosion was gradually rolling into thicker and thicker green waves. Until the end, an ever-expanding dark green cloud, carrying thunder and lightning, and the momentum of devouring all things, crashed into every corner of the earth.

纳米机器人灾难_纳米机器人游戏_恐怖的纳米机器人/

结尾

Similar Posts